當前位置:首頁
> 新聞資訊 > 行業資訊
視力保護:
“能源結構有所改善,但還不夠革命性”
來源:中國能源報 日期:2020-11-19 訪問次數: 字號:[ ]

  “近年來,我國能源的快速增長支撐了經濟的高速增長。能效雖有明顯提高,但差距仍大;能源結構有所改善,但還不夠革命性。產業偏重、能效偏低、結構高碳的粗放增長方式,導致環境問題日趨尖銳,只有從能源轉型著手才是治本之策。”中國工程院院士杜祥琬在近日召開的“2020中國能源研究會年會”上指出,能源行業面臨著歷史性的轉型和創新重任。


首先要轉變能源供給、消費觀


  多位專家提出,轉型首先源自觀念與思維的轉變。
  “談及'能源安全觀',通常理解為科學供給、保障合理需求。而現在,能源安全已不僅限于供需安全,還要注重環境安全、氣候安全,確保大氣、水環境等可持續,在應對氣候變化中推動能源低碳轉型。”杜祥琬說。
  我國的“能源資源觀”也要更新。杜祥琬表示,“富煤、貧油、少氣”的傳統認識,現已跟不上發展要求。“豐富的自然資源,加上技術能力、成本下降等因素,共同推動非水可再生能源快速增長,由最初的'微不足道'發展為現在的'舉足輕重'。目前,風能和太陽能的已開發量遠低于技術可開發量的1/10。這意味著,構建以非化石能源為主的低碳能源體系,資源基礎豐厚。”
  杜祥琬還稱:“作為主要負荷區,我國中東部地區往往認為自己負荷重、資源缺。若能轉變習慣,認識到自己身邊的可再生能源并實現高比例自給,就可緩解西電東送、北煤南運等壓力。”
  除了供給,還有消費觀念的轉變。中國工程院院士江億認為,在碳中和的新目標下,能源轉型要從需求側做起,節約能源、減少能源需求是基礎所在。
  “實現碳中和情景,主要依靠風電、光電、生物質能源等。這就要求化石能源需求盡可能最小,以降低二氧化碳捕集、封存以及碳匯等壓力。盡可能減少末端對燃料的依賴,能源輸送路徑由過去'燃料-熱量-電力'轉為直接使用電力或由電力到熱量的方式。”江億表示,降低終端能源需求,消費觀念及模式的轉變很關鍵。
  “跳過油氣時代”存爭議
  有了思路,具體如何實施?中國石油化工集團副總經理劉宏斌認為,對于我國而言,煤炭仍是一定時期內的能源消費主體,但中短期內,其消費將進入平臺期并早于世界達峰,2025年后持續下降;近年來油氣資源生產能力不斷回升,但因天然氣需求增幅較大,供應增長幅度仍難以跟上需求增長;新能源則進入規模發展階段,2021-2025年均增量有望超過4000萬噸標準煤。
  結合能源安全形勢,中國科學院院士鄒才能進一步提出“潔煤、穩油、增氣、強新”的路徑。具體而言,第一步是2021-2035年,以天然氣為橋梁,加大高碳能源清潔減量利用,加快清潔能源高效規模利用,“天然氣+新能源”消費占比達到40%;第二步是2036-2050年,以綠電、綠氫為橋梁,力爭到2050年一次能源自給率提高到95%,“天然氣+新能源”消費占比升至50%以上。
  但也有不同觀點。“我國目前仍處于燃煤時代,到底是從煤到油氣再到可再生能源時代,還是直接通過'煤改可再生能源'實現低碳目標?”江億表示,我國燃氣資源相對不足、氣源在外,且技術起步較晚、相對落后;風電、光電技術與國際領先同步,已形成從元器件、系統、控制等全套產業鏈,且成本不斷降低。“改變以煤為主的能源系統,涉及能源生產、轉換、輸配、終端等全系統更新。若從'改氣'出發,對電力系統和各種終端用能方式的改造路徑,與低碳未來差異巨大、方向不同。對此應發展可再生電力,直接向低碳目標邁進。”
  國家發改委能源研究所所長王仲穎也稱,若沿著西方國家走過的“老路”,形成煤炭、油氣和非化石能源“三分天下”的結構,到2050年二氧化碳排放量仍將達到100億噸左右。“建設現代能源體系,必須跨越油氣時代,直接進入清潔的可再生能源時代。”


機制體制創新面臨挑戰


  記者還了解到,在能源轉型過程中,種種挑戰并存。“能源轉型既包括能源結構的低碳轉型,也包括空間格局的優化平衡,二者共同產生效果。其中,必然存在各種各樣風險。”杜祥琬說。
  杜祥琬表示,長期以來,業內習慣于大基地、大電網模式。但其實,風電、光伏、生物質等資源,均適合形成分布式的低碳能源網絡,集中式與分布式相結合則更具發展潛力。例如,東部地區常常只用電、不產電。若能發展一系列低碳能源網絡,讓東部地區自發自用、寓電于民,由單一的“能源消費者”變成“能源生產型消費者”,有助于解決用能問題。“一大批中東部'產消者'的出現,將創造中國電力系統新形態,但要經過較長時間的努力才能實現。高比例可再生能源逐步替代化石能源,不僅是能源結構的變革,也要求電力系統在體制、機制、管理運行等方面做出一系列革命性創新。對此,要警惕能源系統和技術落后帶來的風險。”
  江億也稱,能源轉型離不開能源體制的革命。“現有的能源政策機制體系,與低碳轉型要求嚴重不適應。比如,存在多重補貼、交叉補貼等問題,嚴重背離市場;不合理的電價機制,導致發電側不能充分鼓勵靈活電源調峰,用電側不能充分鼓勵需求側響應模式等問題長期存在。恢復能源產品的市場本質,讓能源領域回歸市場,只有徹底改變定價機制才能實現能源轉型。”
  “目前,地方政府之間、企業之間仍存在壁壘,要打破利益集團等壁壘,體制機制創新必不可少。此外,如何通過政策引導全社會參與也是挑戰,包括政府綠色低碳的帶頭作用、公民的自覺低碳行為等。”王仲穎表示。

打印】 【關閉



     
黑龙江11选五专家推荐 浙江十一选五开奖走 捕鸟达人秘籍 泳坛夺金开奖结果 排列七星彩走势图 国标麻将教学 天津十一选五的开奖 打南宁麻将有什么窍门 四川快乐12遗漏查询 贵州十一选五号码推荐 豆豆江苏麻将下载 广东福利彩票快乐十分奖金 nba爵士vs山猫 kk棋牌游戏辅助作弊软件 闲来麻将app下载 七星彩计划网页版 金牛世界棋牌游戏中心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